北京房山花卉合作访问记者走向基层

时间:2019-03-25 06:15:34 来源:新巴尔虎左旗农业网 作者:匿名



我听说北京房山区花卉合作社运作顺利。最近,记者们已经能够欣赏到这一幕。

进入房山鲁兴民农业合作社的房子,马大街,在典型的50平方米的农村庭院里,它不是常见的红薯和玉米,而是有近百盆草盆栽的鸭子。在旁边的桌子上,Ma Sister和她的丈夫正在将浮萍幼苗切成盆。在门的左侧是堆叠的推车和塑料罐。

原来,马大杰和两姐妹参加了绿色兴民合作社兰陵家庭的种植项目。该项目允许村里的一些闲置劳动力参与在自己家中简单种植兰花。这些品种主要是紫草和药物使用草。小庙和材料均由社会统一购买。生根7到10天后,公司将统一收发货物。盆栽盆栽盆栽可以卖2至3元。

马大杰现年50多岁。 10年前,她和她的丈夫从单位退休,一直在家外工作。这很难。近年来,他们在一栋房子的二楼租了一所房子给附近的学生出租,这个家庭必须留下来。因此,他们跟随绿色兴民合作社开始了一个在国内赚钱的项目。马大姐说:“你可以长时间每天减少五六十罐。一般来说,你每月可以挣到2000元以上。最大的好处就是你不像工作一样在外面跑,时间可以控制但是,这有季节性的限制,只能在4月份从4月开始。“

绿色兴民合作社领导卢建民告诉记者:参与该项目的成员各有一个单独的账户。扣除购买小苗木和材料的费用后,每个销售收入归成员所有。目前,在社会的采购和销售。工作人员没有收取管理费。目前,陆兴民家居项目的年生产能力已达到2万盆,已有10多个村民参与。由于幼苗收集不足,尚未完全推进,下一步将会扩大。

走出大姐的家,记者来到十几片草花上种植太阳能温室。这是绿色兴民合作社的另一个代表:专业的自雇人士。在路上,陆建民向记者介绍了一些背景资料。陆兴民是一个多品种,多模式的花卉合作社。像马大杰这样的20多名单身农民,他们与合作社一起从事公共项目。对于此模型,会员在进入公司时拥有一定的现金或实物股份。金额自愿,一般在1000元以上,年末的销售利润按照持股比例分配。此外,还有30多名成员,他们是相当规模的专业种植者。单户农民和合作社采用统一种植,收获和销售的合作方式,而大多数专业种植者进行独立种植和销售。合作社只帮助他们购买材料,提供技术指导和销售信息。专业种植者一般都注重种植草花和菊花。现在温室里有80个温室植物,约40,000平方米。记者注意到,草花种植温室每个温室的品种都是故意分开的。矮牵牛,万寿菊,一串红色,三色堇和凤仙花几乎是一种。陆建民说:“会员在生产中错位,同质化竞争减少。品种不需要全面,种植难度可以降低。当顾客摘花时,可以购买所有品种。”

在草花种植的温室里,一些维修工也是绿兴民的成员。他们的收入是基于维护的数量,花了一大笔钱。陆建民说,这些工人大多是附近的村民。他们对合作社持观望态度。他们暂时不愿意或没有资金参与股市。但是,合作社也非常欢迎提供劳动力,他们是加入社区的“后备队”。

可以说,这种多元化,灵活的合作方式坚持合作自愿自治的基本原则,但客观上给合作社的项目管理和财务管理带来了困难。这三个模型同时有三个帐户。原则上,农业合作社实行统一种植,收购和销售。然而,在实践中,成员的种植经验,资金实力和观念意识不均衡。成员对合作社的理解也是一个渐进的过程。系统太生硬,不利于Unity。

作为领导者,陆建民也承受着巨大的压力。他一直在寻求年产量和稳定收入的公共种植项目。除了索兰家居项目外,合作社还接受了北京市农业局水产技术推广站生产水生植物苗木的订单,每年春季种植50万至60万棵苗木。

采访结束时,记者从房山区苗木站了解到,房山区共有37家龙头花卉企业和合作社,组织种植品种正在蓬勃发展。其中,有公司推动农民组织,种植各种花卉品种;还有村委会经济协会领导的村级合作社,统一种植该村的某些优势种,如百合或菊花专业合作社;还有几个专业的花卉生产自雇人士建立的合作社。

对于花卉农业合作社的发展,相关政府机构也提供了大量的资金和技术支持。除了建设温室和生产资料的补贴外,北京市园林绿化局还建立了一个地方专家组。每个花卉种植项目都与专业院校的专家进行技术咨询。花农可以直接拨打公众咨询电话。各区苗木站也承担着政策引导,技术支持和信息平台建设的作用。他们还经常将工程采购公司称为下属司法管辖区的合作社。房山区还建立了全国第一个地方级农业合作网络,农村合作网络,使合作社领导和会员可以从网站上轻松了解相关政策法规,技术服务信息,供求信息等。 。成为农业合作社展示自己的平台,您可以直接链接您的产品和联系方式。

相关新闻
新闻排行